鐘南山近日向記者講述非典時期的“頂硬上”
  
  非典時期的鐘南山
  ●人與城 兩相看
  頂硬上代言人
  廣州呼吸病研究專家鐘南山
  入選理由
  哪怕是今年感染人數以萬計的登革熱疫情,也沒有2003年那場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疫病那樣讓廣州人印象深刻。廣州作為抗非的主戰場,自上而下都經歷了一次重大考驗,而在這場戰役中,廣州呼吸病研究專家鐘南山堪稱感動每個中國人的典範。他被廣州市授予“抗非英雄”稱號,是以為本土“頂硬上”典型。
  文/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圖/羊城晚報記者 鄭迅
  第十二屆廣東省藝術節將於11月11日開幕,羊城晚報記者留意到,其中一部參評參展劇目——新編大型粵劇《風雲2003》就是以鐘南山為原型,試圖用獨特的嶺南戲曲藝術再現那段屬於廣州城的難忘回憶。也因為多年來採訪感情積累和最近一次劇場結緣,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鮮有地接受了媒體專訪,為《羊城晚報》社慶57周年紀念特刊再談“頂硬上”的崢嶸歲月。}
  孩童時就聽到過“頂硬上”
  接到鐘南山的電話,已是10月27日傍晚,他說:”我是鐘南山,你的郵件我收到了,現在我剛下火車從香港回呼研所,馬上又要離開廣州。只有這一點點時間,你看我們電話里講還是怎樣?”電話里的聲音雖然有點倉促,卻跟記者在劇場里見到的鐘南山一樣,親和、朴實。
  特刊的四句廣州話讓鐘南山產生了很大興趣,“有一句我不懂,‘冇閉’後面那個字怎麼讀?”得悉“翳”的讀音和意思後,他恍然大悟:“哦!原來是這樣。”
  據悉,鐘南山首次聽到“頂硬上”三字已是近70年前。1946年,剛到廣東的他還只是不到十歲的孩童,“說這句話的是當時的‘咕哩’(苦力工),挑著很重的東西,一邊走一邊喊‘鬼叫你窮啊頂硬上’,印象很深,那是出於對生活壓力的呼喊。現在時代不一樣了,‘頂硬上’有時是物質壓力,也可以是精神壓力,或者來自上級的壓力等等。在我看來,這三個字還是褒義的多,意思是再難也要堅持。抗非的時候,不僅我一個人‘頂硬上’,整個廣州醫學院都在‘頂硬上’,全國接收非典病人的醫療機構都在‘頂硬上’。”
  當時,全省重症病人都送到廣州呼吸研究所治療,“按照我們的技術力量,我有信心可以處理,而且因為非典傳染性高,也需要集中治療。”鐘南山說。
  超負荷的工作排山倒海而來,在連續38小時未合眼後,鐘南山病了。“我在非典期間確實病過,但當時形勢很不好,我還要指揮疫情,所以沒有說出來。”他說,“一天醒來,我發現自己發燒沒有力氣,回醫院照了片,顯示肺部左上方有炎症,於是我就在家裡打點滴。雖然自己感覺不像非典,但非常時期,一說出來大家都會亂。”幸好,鐘南山的“感覺”是對的,用一周時間治愈肺炎的他,重回呼研所“督戰”。
  我不是個愛表現的人
  歷經非典一役,在11年後的今天,面對登革熱疫情蔓延、埃博拉病毒的威脅,鐘南山認為,廣州的應對已經成熟很多。“這次登革熱疫情沒有引起很大的社會恐慌,在應對突發衛生醫療事件上,廣州已經逐步做到有條不紊。
  至於,有個別意見認為鐘南山自非典一役後“曝光率太高”,“愛表現”得不像低調的廣州人,他則給予嚴肅反駁:“我理解,愛表現一是喜歡並想辦法到處表現自己;二是自己沒有那麼好非要說得好得不得了。這兩者我都不沾邊,所以我不是個愛表現的人。今後,我只希望能有更多時間鑽研業務,出診、治病、教學、寫書。當然,有些公益活動,例如戒煙、抗癌、志願者等等我是很積极參加的,像羊晚社慶57周年特刊也是很有意義,要支持。”編輯:周匯楠  (原標題:廣州呼吸病專家鐘南山:身染肺炎頂硬上督戰非典)
創作者介紹

加拿大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mn45mnodw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