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8日,央視播出《新聞周刊》,以下是該節目本周人物欄目實錄:
  白岩松:
  在各種故事中,最容易打動人的,是與人有關的情感故事,也是,沒有情感支撐,人生就是苦役,就是沙漠。就像14歲的楊六斤,6年的時間,少有親人照料,幸運的是,自生沒自滅,一篇報道,命運大逆轉,巨款來了,親情好像也來了。但願一切都是真的,愛他的情感與巨款無關。因為情感是真是假,有時很容易辨別。比如火車上,拐賣嬰兒的婦女,被3歲孩子的母親識破,原因就是一個,所作所為讓人懷疑,這是親媽嗎?然後寧可錯,也不會錯過,終於,既沒錯過,也沒錯。謝謝她,更謝謝她對親情的好直覺。好了,接下來走進《新聞周刊》選出的本周人物,親情被相隔得太久,相見時,親情就從冷冰冰地提問開始了。
  王成松:被隔斷的親情
  現場:王成松 進入退輔會   眾人攙扶 女兒上前
  王成松:不能坐這麼近,我們話還沒講清楚,我先同你們大家講一講,我講話你們不要插嘴,如果哪一個插嘴,我可不客氣,我告訴你,我請問你
  你在大陸住什麼地方
  我住(江蘇)海安縣
  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負責人 孫春龍:我們也能理解她爸爸可能也是心有疑慮,到底是,還是不是,因為她爸爸心裡面肯定也是很緊張,她爸爸在問她,就他們兩個坐在一塊,坐一塊,兩個隔著有兩米遠,面對面坐在一塊在互相驗證很多的細節 
  解說:一句“我請問你”,帶著些許防備,帶著些許希望,在本周,一對已經分別了67年的父女,用盤問的方式開始了他們的重逢。
  過場
  解說:這樣一場會面的源起,要追溯到去年11月份。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發佈尋親微博,稱臺灣102歲的老兵王成松,希望尋找原籍江蘇海安的女兒王秀蘭,警方根據相關信息找到了1946年出生的王秀蘭。
  海安縣雅周派出所社區民警:
  據她反映,她確實有個爸爸在她兩歲的時候去參軍打仗,一直沒有回來。
  解說:雖然自己的父親離開時只有兩歲,但已經快70歲的王秀蘭看到照片,仍是止不住眼淚,她十分確定,這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父親。
  王秀蘭:他身體可還好,可想女兒嗎,想他回來,我哪怕吃不成,睡不成,用不成,我也要照顧他。
  過場
  解說:    半年多時間過去,在海峽兩岸民間組織的多方協調下,王秀蘭終於可以踏上臺灣的土地,隨著離父親越來越近,她的情緒也越來越難以控制,或許,她在想象自己從未感受過的父親的懷抱,但她萬萬沒想到,父親不但是姍姍來遲,讓她在焦急中煎熬等待了半個小時,甚至在見面後,近在咫尺的父親竟也是如此難以親近。
  現場:我再來問你 你吃的那個水,什麼地方的
  這是我的老家 井在這兒
  解說:從家裡的親人問到家鄉的地形風貌,王秀蘭有的能答出來,有的也沒什麼印象,畢竟,當年的她只有兩歲,畢竟,67年的別離,家鄉已經有了太多變化,但在王成松老人的記憶中,所有的一切似乎還停留在他離去的那一時刻。
  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負責人 孫春龍:王秀蘭那時候特彆著急,她那個表情,我能感覺她可能心裡特別難受,因為在當時,她已經確認這個人就是她爸爸,她爸爸不做任何表態,所以那時候她心裡非常糾結,包括我們周邊站的人,也都是心裡捏一把汗,不知道這個老人最終是會做出什麼樣一個決定,他是怎麼來認定這個事情
  解說:僵局總是會被不起眼的細節打破,面對父親滿是不信任的追問,王秀蘭終於想起自己從小保存的兩塊銀元,兩塊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用掉的銀元。
  現場:
  王秀蘭:你走的時候,有沒有什麼東西讓別人捎給我
  王成松:什麼時候
  王秀蘭:你走的時候,有幾塊洋錢不知道,人家捎兩塊給我
  王成松:洋錢啊,我請那誰
  王秀蘭:捎給我養母,我嬸大媽,你讓他交給我的是兩塊,就是兩塊吧
  王成松:就是兩塊
  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負責人 孫春龍:後來王秀蘭就問了她爸爸一句話,你當時在戰場上給我帶回來兩塊銀元,那兩塊銀元我現在保存著,你知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?那時她爸爸聽了這個事情後,她爸爸就愣了一下,就承認是的,是有這麼回事,爸爸聽完之後,我想她爸爸那時候,應該也已經確認就是他的女兒,後來他就轉身,給旁邊的工作人員說了句話,他說我想請他們吃中午飯
  解說:雖然嘴上還不承認,但已經放下防備的王成松,顯然忘記了最開始不允許別人插嘴的警告,對圍在他身邊的人,說話也慢聲細語起來。但當女兒和民間慈善組織成員詢問他是否想回家鄉看看時,他卻一直在猶豫。
  王成松:飛機票都要好多錢
  王秀蘭:那個你不用擔心,有我
  王成松:我要補償你的
  撲進父親懷抱  父女倆相擁而泣
  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負責人 孫春龍:他穿的都很破爛,他家裡條件也特別差,他可能感覺到,這時候回去呢,就是給女兒添負擔,又給女兒沒有什麼,帶不去什麼,這一輩子,他自己內心裡面肯定是對女兒也是很愧疚的,可能對於每一個士兵來說,他們回家的時候,都可能希望能有一份這種體面和尊嚴,就是我們常說的一個詞語叫衣錦還鄉。
  解說:    沒有見過女兒的青春,沒能看到女兒出嫁,老人顫抖的手,也已經無力攙扶起女兒跪倒的身體,顯然,被隔斷了67年的親情就算可以重拾,但老人一生的很多遺憾,卻再也不可能彌補。
  女兒給王成松洗臉 王成松帶女兒回家
  解說:    老人的住處,其實與父女倆相見的院子只是一牆之隔,在這所低矮的石頭屋門前,看著這扇用鐵絲纏得密密麻麻的家門,孫春龍解開了自己心中的一些疑惑。
  孫春龍:王成松到了認親現場的時候,手裡提著一把凳子,腰裡彆著一把鉗子,當時看了這個,我當時很奇怪,我以為他是乾什麼去了,怎麼還拿這麼多東西,後來我們到了王成松家裡,我們才明白了,就是他不僅要鎖上,還要拿布條纏上,還要拿鐵絲繞
  繞十幾遍,他每次鎖門要花去的時間最少需要半個小時,所以他就坐著凳子,然後坐著用鐵絲一直繞,繞到最後用鉗子把門擰上,我能感受到,他是特別缺乏安全感
  解說:    身邊只剩下女兒,老人才真正能放下對外人的防備,說出一些在他看來極為秘密的往事。1948年,王成松外出時被強徵入伍,不久後,他所在的國民黨21軍被擊潰,王成松成了戰俘,隨後加入瞭解放軍。但很快,隨部隊登陸金門的王成松,因為腳部中彈再次成了戰俘,成了駐守臺灣的18軍的一名士兵。對於自己的一生,這位老兵的定義是命大,而對於戰爭,老人並不理解太過高深的道理,他唯一的感覺就是,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。
  孫春龍:不管是政治的經濟的,這種大的合作,它應該是建立在對人性尊重的這麼一個基礎上,我們也可以看到兩岸的這種交流已經非常多的情況下,我們是不是真正能從人性的角度,然後給那些個體的士兵,或者他們的後人能帶來很多的這種幫助,我想這個可能真正是人心的這種,這樣的一些交流
  (老人給女兒講自己打仗時的趣事  笑容     父女倆在天色將晚時一起收拾雜物)
  白岩松:
  很多年以前,羅大佑在一首歌里唱到,“朋友之間越來越有禮貌,只因大家見面越來越少”,其實,朋友之間如此,親人間也如此。60多年不相見、不相處,親情早已結冰,而化冰是需要時間的。但願中國人之間,不再有這樣的悲劇。
(編輯:SN086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n45mnodwy 的頭像
mn45mnodwy

加拿大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mn45mnodw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